綜合]quot世界足壇黑幕quot:現代角鬥士為錢賣命

角鬥士,古羅馬的特殊奴隸。刀光四射,血腥與瘋狂彌蕩在萬頭攢動的角鬥場上空。在角鬥士受傷後的慘叫聲中,奴隸主們笑逐顏開。黃金珠寶,角鬥士們用血淋淋的生命給他們的主人帶來了最豐厚的回報。

幾千年後,在南美洲,桑巴舞的國度,號稱“世界足球王國”的巴西,也有著這樣一群人,他們有著和古羅馬角鬥士一樣的命運:為金錢而被出賣。稍有不同的是,他們被出賣的是高超的球技,而不再是生命。

這就是可憐而又可悲的巴西足球明星們。充當“奴隸主”的是他們的主教練和俱樂部的老板大亨們。

1983年1月20日清晨,巴西的著名球星加林查在巴西裡約熱內盧的一家醫院裡悲慘地死去。他隻活了49歲。

加林查原名叫馬諾爾‧弗朗西斯科‧多斯‧桑托斯,1933年10月出生於裡約熱內盧附近的保‧格蘭德小鎮的一個窮苦家庭。營養不良和先天不足使他在6歲時患了小兒麻痺癥,6次手術後他雖然幸免一死,但卻留下了終身殘疾。他左腿肌肉發育不全,膝蓋骨變形,腳尖外撇,右腿也嚴重畸形,有誰能想像到這個身帶殘疾的病孩兒,十幾年後竟會成為一名蜚聲國際足壇的著名球星?

足球磨練了他的意志,也喚醒了他的靈感,他不為生理缺陷所屈服,苦練足球各項基本功,把缺陷變為特長。盡管他走路時有點一跛一拐,但一上場,他就變成了另一個人。比賽中,他滿場飛,攔截阻擊,盤帶過人,頭頂傳送,切入勁射,樣樣俱精。

“加林查”在葡萄牙語中是一種小鳥(即火箭鳥)的名字。這種鳥在巴西最常見,它能在原始森林裡輕盈、優美而又神速地飛行。桑托斯控球功夫極佳,個人突破能力極強,速度也極快,波塔弗戈扎加洛球迷們就送給他“加林查”這個雅號。從此,世界足壇記住了加林查,卻漸漸淡忘了他的线年代初,是加林查技術水平和競技狀態最佳的時期。他曾三次代表巴西隊參加世界杯足球賽,為巴西隊連獲兩屆冠軍作出了卓越貢獻。他兩次入選世界最佳陣容,並獲得第七屆杯賽最佳射手稱號,成為世界足壇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正當加林查的技術和競技狀態處於巔峰時期,1962年世界杯賽結束後,年齡還不到30歲的加林查,由於膝關節受傷而引起腿部肌肉開始萎縮。他清楚地知道,如果不及時做一次膝蓋骨軟骨手術,後果不堪設想。但是,他沒有掌握自己命運的權利。當他提出要去做手術的要求後,卻遭到了波塔弗戈俱樂部的拒絕。他們聲稱:手術會耽誤他參加比賽,而比賽中如果沒有加林查,俱樂部就會垮臺!

為生活所迫,加林查隻得放棄做手術的要求,繼續在球場上賣命。然而,疾病卻無情地侵蝕著他的殘肢,腿部肌肉萎縮明顯加快,到1966年在英格蘭舉行的第八屆世界杯賽時,他雖然再次代表巴西隊出征,但在球場上人們再也看不到他那敏捷如飛的“火箭鳥”的身影了。巴西隊在這屆杯賽中敗得很慘,最後連四分之一決賽都未能進入。

打擊接踵而來。在足球運動日益商業化的國度裡,已經失去了吸引觀眾魅力的加林查頓時身價一落千丈。從英格蘭大賽回到巴西後,他得到的第一個待遇是被波塔弗戈俱樂部賣給了聖保羅哥林西俱樂部。隨後,他又被轉賣給哥倫比亞隊。入隊後不到一個星期,他又被轉賣到了一個乙級球隊。由於病腿得不到及時治療,肌肉萎縮越來越嚴重。兩年後,他不得不拖著兩條已經不靈活的病腿,戀戀不舍地含恨惜別他愛得發狂的綠茵場,告別他的妻子和九個孩子,開始過著隱姓埋名的流浪生活。那時他纔35歲,這個“現代角鬥士”已經失去了他的價值,他的命運隻能是被拋棄。

就像他的綽號一樣,加林查始終保持著孩童般的天性。他沒有城府,不會理財,極易被女色所誘惑。早在1958年,在那屆世界杯上成名的加林查,就充分展示了他在這方面低下的控制能力。當時巴西隊的教練有夜晚查房的習慣,結果發現加林查的床上放了個木頭玩偶。當氣急敗壞的教練在球隊下榻賓館的夜總會裡找到了左摟右抱的加林查,你猜他說了什麼–––“教練,我不知道你也喜歡這個,你想要哪個?讓給你!”

他本已是9個女兒的父親,但他最終還是為了一個歌女拋棄了妻子。由於花錢如流水,家境每況愈下,最終貧窮潦倒陷入絕境。長期的貧困生活和心靈上所受的嚴重創傷,使加林查染上飲酒的嗜好。他借酒澆愁,酒精的毒素加速了病體的惡化。在他離開球場在社會上流浪了14年之後,最後因酒精中毒引起肺充血、心包炎和胰腺炎等並發癥而告別了人世。

加林查的遺體放在世界最大的馬拉卡納體育場,上面覆蓋著巴西國旗、巴西足協和他曾效力過的各家足球俱樂部的會旗。靈車駛向加林查故鄉,63公裡長的街道兩旁站滿成千上萬的球迷。當棺木安放進第4581號墓坑時,痛哭聲響成一片。儀式結束,整座公墓近乎被踩成荒地。

1998年的法國世界杯,本來應是羅納爾多大展“外星人”神威最好的時機,可是他在與法國隊的決賽時的表現卻讓所有的球迷和行家們大失所望。請看當時的報道:

那一幕令人難忘,半決賽表現出色並攻入一球的羅納爾多在90分鐘的比賽中判若兩人,像喝了迷魂湯一樣無所作為,連累整支巴西隊都迷迷糊糊,稀裡糊塗地以0比3慘敗在東道主法國腳下。

時隔四年,人們仍對當時現場的那個電視特寫鏡頭記憶猶新–––羅納爾多像癲 病突發一樣,痛苦地在草地上翻滾,全身抽搐,口吐白沫。

是什麼讓生龍活虎的“外星人”折戟沉沙?是為賭博集團所操縱,有人故意下藥?還是羅納爾多天生就有怪病?

不久前,巴西最權威的《藍斯體育報》宣布已經揭開了這個世紀之謎:羅納爾多在法國世界杯期間一直都在對受傷的右膝進行治療,就算是決賽前7小時還在接受隊醫的注射,“那是一種藍色的針劑”,結果正是第八針產生了副作用。該報透露:“這一秘密已經守了四年,雖然是本報從第三渠道獲得的,但卻是提供消息的人員親自從羅納爾多那裡得到的。他和本報一樣,都認為必須把這一秘密公諸於世。”

《藍斯體育報》稱,羅納爾多在比賽之前右膝非常疼痛,為此不得不在酒店房間裡接受了大量的鎮痛劑注射。據稱,在整個法國世界杯期間,羅納爾多的右膝一直飽受炎癥困擾,為了讓他能夠上場參賽,在32天時間裡,隊醫一直定期為羅納爾多注射含有激素成分的鎮痛劑。

《藍斯體育報》表示,是從內部人士那裡得知羅納爾多接受大量鎮痛劑注射這一內幕的,這些人稱親耳聽到羅納爾多本人對隊醫表示能不能少注射鎮痛劑,因為擔心發生副作用。

《藍斯體育報》還稱,在世界杯決賽前最後一次接受注射時,羅納爾多右膝的一根靜脈血管突然破裂,導致鎮痛劑直接進入血液循環繫統當中的劑量顯著增加。而且,羅納爾多在比賽場上的失常表現與鎮痛劑注射過量所引起的副作用正好吻合,包括口吐白沫以及體力跟不上等。

當時與羅納爾多同住一個房間的隊友,巴西著名後衛羅伯特‧卡洛斯證實說,羅納爾多注射後曾出現過昏迷的情況,而且全身抽搐長達30秒,但醫生卻表示羅納爾多在幾個小時之後完全可以上場參賽。

《藍斯體育報》的報道掀起了軒然大波,法新社以及許多國際知名體育網站都在第一時間轉載了有關報道,當年決定繼續讓羅納爾多上場的主教練扎加諾和隊醫托雷多博士立即成為被攻擊的對像:“鎮痛劑和消炎藥直接注入血管可能導致抽搐,而且這種針劑一定不能過量。他們既然知道這一副作用,又在羅納爾多發作後還批準他出場,像一位生命垂危的老婦人一樣完成比賽,究竟為什麼???”

2001年10月,原巴西國家隊主教練盧森博格被指控擁有大量非法收入,他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巴西法庭已經正式對其進行起訴。隨著調查的深入人們發現,撥出蘿卜帶出泥,巴西足壇的黑暗已經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盧森博格一案成了巴西掃黑反腐風暴的先聲和導火索。

盧森博格的罪名是牟取暴利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如果指控成立,他將面臨2~5年的牢獄之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盧森伯格被起訴搞得焦頭爛額,與律師緊急商量應對之策的時候,他的前女友兼私人秘書雷娜塔‧阿拉維斯又扔出了“重磅炸彈”。這位魅力十足的性感女士公開向新聞界透露:盧森博格曾接受了足球經紀人支付的大量非法傭金,他還在加勒比海一個英屬鱷魚島上私設了秘密賬號。

阿拉維斯表示:她對盧森博格的一切“違法亂紀”行為了如指掌。盧森博格幾乎每個月都能收到黑錢,且每一筆的數目巨大,竟然高達10萬美元。一些經紀人支付大量金錢的主要原因是希望盧森博格能選中他們推薦的球員。

阿拉維斯說:盧森博格和幾個經紀人定期在裡約的一家賓館中秘密聚會,為“見不得人的生意”而討價還價,達伽瑪俱樂部的副主席米蘭多也是常客。此外,盧森博格將大量現金存放在一個類似“間諜007使用的銀色保險箱中,我把它藏在梳妝臺裡,直到盧森博格準備好將它發往海外”。阿拉維斯還指責盧森博格性情暴躁,為人兇狠,為達到自己的目的毫無顧忌,因此她曾受到“死亡”的威脅。

阿拉維斯的指控對盧森博格的打擊是致命的,巴西媒體使用了這樣的標題:“盧森博格難道想當克林頓第二?”

巴西國會參議院的政治家們對盧森博格進行了5個多小時的“嚴刑拷問”,得出的結論是:盧森博格的財產數額巨大,與他的職業極不相符。調查委員會秘書長、參議員阿爾瑟夫稱,1995~1999年間,盧森博格的30多個銀行賬戶上收到總計近956萬美元,但隻有432萬美元告之了巴西國內稅收部門。

那麼這個“倒爺”是從哪裡挖出的金礦呢?實際上他就是“角鬥士超市”的大老板。據巴西《環球》報道,盧森博格斂錢的手段相當惡劣,他是利用有可能入選巴西國家隊、但又想去國外踢球掙錢的球員的心理,從中收受“買路錢”的。兩年來盧森博格在兩級國家隊中共招了111名球員,其中有15名門將、16名邊衛、21名中衛、32名中場、27名射手,整整可以組成10支國家隊。一些球員從無名到有名,而後不久就被轉賣。也有一些是小有名氣的球員,進國家隊後身價扶搖直上,如小羅納爾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ookabot.com/,特罗德

原來效力於巴西克魯塞羅隊的後衛若昂‧卡洛斯和葡萄牙人隊的塞薩爾就是這樣速成的。他倆在1999年的6月被盧森博格召入國家隊,在不到1個月的時間裡就分別轉會到巴西的科林蒂安隊和法國的巴黎聖日耳曼隊。27歲的若昂‧卡洛斯是第一次入選國家隊,之後就以400萬美元與科林蒂安隊成交。而塞薩爾雖然在扎加洛時代也入選過國家隊,但還是默默無聞,自從盧森博格上臺後,身價搖身一變,以500萬美元與法國人成交。

曾效力過克魯塞羅隊的埃瓦尼爾森和法比奧‧儒尼奧爾也是在第一次入國家隊後不久就被轉賣的,不過他們的時間超過了一個月。埃瓦尼爾森在1999年的1月從米內羅競技轉到克魯塞羅,當時的轉會費是25萬美元,6月份進巴西國家隊參加與荷蘭隊的友誼賽,表現不錯,8月份就以700萬美元轉到德國多特蒙德,身價漲了近30倍。法比奧‧儒尼奧爾是1998年的9月份第一次進國家隊,3個月後以1500萬美元轉會到羅馬,而1年前他僅以15萬美元被克魯塞羅買下,他的身價漲了100倍。

德尼爾森也是這樣。西班牙皇家貝蒂斯隊降級,但他在2000年5月再次被召入國家隊對陣秘魯隊,之後身價攀升,兩個月後弗拉門戈要花300萬美元纔能租借到他。曾效力於巴拉那州科裡蒂巴俱樂部的莫扎特隻因參加了奧運會南美區預選賽,弗拉門戈不得不花570萬美元纔能擁有他。

這些“角鬥士”在身價飛升同時,無一例外地向羅森博格上繳了所謂的“友誼服務費”。據有關方面統計,在過去的幾年裡,他已經從這些效力於外國俱樂部的巴西國腳手中收受賄賂高達近1億美元。盧森博格無愧於巴西足壇“第一倒爺”的稱號。

目前共有近千名巴西球員活躍在歐洲、美國、日本、海灣國家等地區的綠茵場上,輸出球員數量居世界之首。他們渴望登陸遍地黃金的歐洲足壇,似乎等於踏上了一條黃金大道,而事實並非如此。球王貝利以親身調查告誡說:“經紀人到孩子的父母那裡遊說,然後把孩子帶到歐洲。如果這些孩子不能立即取得成功,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拋棄他們。”

“倒爺”已經下課了,對他的調查、對他的指控甚囂塵上,但是晴天旱雷,人們期待的暴風驟雨卻總是如畫上風景,可望不可及。“現代角鬥士”們仍在做著改變命運的美夢,“角鬥士超市”仍將顧客盈門,熱鬧非凡。下一個老板又會是誰呢?

巴西國會一直在調查1998年法國世界杯決賽巴西隊0比3負於法國隊的那場比賽的真相。他們懷疑是巴西足協和羅納爾多的贊助商耐克公司對扎加洛施加了壓力,迫使扎加洛不得不把賽前健康狀況和競技狀態都不好的羅納爾多派上場比賽。

盡管扎加洛在最近的一次聽證會上堅決否認這個體育界的巨頭曾對他的出場陣容施加影響,他還聲稱和耐克公司的聯繫都是由巴西足協而不是他來進行的。然而,這位前巴西國家隊的教練並沒有提供足夠的證據來證明這一點。

而據耐克公司的一位前發言人透露,扎加洛在巴西隊以0比3失利的世界杯決賽中千真萬確地受到了耐克的影響,羅納爾多的出場也是迫於耐克的壓力,盡管這位球員在賽前犯了病。這位發言人還說,在耐克與扎加洛達成的協議中,扎加洛保證國家隊在1997年2月至1998年8月間使用耐克提供的裝備,耐克則承諾如果巴西隊員隻使用耐克的運動器材和服裝,會給巴西足協成千上百萬的贊助,至於扎加諾個人自然也有所獲不菲的說法。

作為巴西隊的長期贊助商,耐克公司獲得了多項不應有的特權。據悉巴西國家隊每年至少要為該公司踢5場商業比賽,比賽場地、對手都由耐克公司確定,門票收入也悉數落入他們之手。更有甚者,根據耐克公司與巴西足協的約定,“巴西隊出場陣容中必須由耐克指定8名隊員”。他們很清楚大牌球員在場上對觀眾的號召力意味著什麼。

就這樣,在耐克公司每年數千萬美元的贊助費面前,巴西國家隊徹底淪落為一支“廣告國家隊”–––作為耐克產品的代言人,“現代角鬥士”羅納爾多隻要還有一口氣,他就必須出現在賽場上。他沒有選擇,巴西足球也沒有選擇。

應當說,羅納爾多為什麼會在法國世界杯決賽中表現得那樣失常,現在已經有了十分明確的答案。

2002年世界杯決賽前夕,巴西足壇另一位“角鬥士”能否參賽又鬧得沸沸揚揚,他就是“獨狼”羅馬裡奧。這位1994年巴西奪杯的功臣最終落選的原因,既不是所謂的性格問題,更不是什麼戰術打法需要,而恰恰又是中了廣告商的“子彈”。

羅馬裡奧在裡約–聖保羅州際對抗賽上,領銜達伽馬隊以秋風掃落葉之勢4比1踏翻了盧薩隊。此役羅馬裡奧仿佛專門為不用他的國家隊主教練斯科拉裡“上眼藥”,90分鐘內完成了各種高難度表演,在看臺上掀起一陣陣人浪。第29分鐘獨狼小禁區內玩花樣過人,輕松得分,第37分鐘又以矮小的個頭將傳中球頂進大門死角,獨中兩元。

“獨狼”的神勇表現引來眾人關注,新任巴西隊領隊、名宿法爾考在自己的《零點報》專欄上寫道:“我大膽地說,羅馬裡奧肯定會被現任主教練召進國家隊,全國上下都同意這一說法。”球王貝利也評論說:“像羅馬裡奧現在的進球頻率,踢得如此出色,非進巴西隊不可,如果世界杯今天開幕,他絕對是隊中一員。”此事甚至驚動了巴西總統卡多佐,他也加入了讓羅馬裡奧重歸巴西隊的遊說隊伍中。可惜,“獨狼”最終還是被淘汰出局。

目前,在巴西輿論界談論最多的還是羅馬裡奧落選與巴西隊贊助商更換的某種關聯。據裡約州的《號外報》透露,由於羅馬裡奧與可口可樂公司簽有長期合同,成為該品牌的形像大使,而可口可樂又是巴西隊的主要贊助商,近年來一直受到關照,但最近巴西足協將國家隊的飲料贊助商更換為巴西國內最大冷飲企業AMBEV公司,可口可樂公司以巴西足協單方面中止合同為名上訴,獲得了大筆的賠償。和古羅馬的奴隸市場一樣,買主換了,巴西隊的廣告新老板不用舊老板的寵兒,完全合乎邏輯。不過,巴西足協對此均持否定態度,特謝拉主席保證:“贊助合同的變動不會對任何球員造成影響”。AMBEV公司總經理也說:“我們沒有提過任何要求,誰上誰下一切取決於巴西隊教練組。”但此番話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

Leave a Comment